圈名温枝颂,混aph/mha/手写/欧美。
扩列私戳,自认为还比较好相处🍻
写字,偶尔写点东西。都很烂。
约字约文稿请私信!不是无偿!
有建议或意见请提出来!批评我也接受的!
(๑>ڡ<)
谢谢!💃

【红色组】歌

「垃圾,垃圾,ooc,ooc,慎阅!」
「是女孩子们!」
「希望得到批评或建议!」

王春燕边唱边跳,她的双臂举起又落下,舞步快而密,仿佛自己就是歌里那只燕子。慢慢的,她的双颊染上了红晕。双目轻轻闭上,睫毛微微颤着,嘴角不由自主地上扬。一股舞者专属的气息在她四肢间流动。小孩子天真甜美的歌声被夜风一卷,飘往远处去了。
安娜在一旁静静地看着,眼里满是笑意。
过了一会儿,王春燕唱完了,也跳完了。她喘着气坐到安娜身边,胡乱抹了把额上的汗,说:“安娜,我也想看你跳舞!”
俄罗斯人愣了下,就将头转向一边,“可是,我不会跳舞。”
“怎么可能?”王春燕的声音里充满了不可置信,“我哥哥说,俄罗斯人都会跳舞,尤其是女孩子。她们都会跳一种特别、特别优雅的舞,据说跳起来就像天鹅一样呢,可惜我没见过。”
“……芭蕾?”安娜有点犹豫地开口。
“对!”王春燕有点激动。
安娜把头低下去,额头抵在膝盖上,“确实跳起来就像天鹅一样啊……可惜我不会。”
“没关系的,”王春燕忙说,还往安娜那边凑了凑,“那,我们来唱歌吧!”
安娜眨眨眼睛,抬头看向王春燕,“好啊。”
“你想唱什么?”王春燕问。
“嗯……”安娜想了想,“喀秋莎?”
王春燕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名字真好听,可惜我没听过。”
“没关系,”安娜拉着王春燕的手站起来,眼里闪着异样的光彩,“我来教你吧。”
安娜握了握王春燕的手,唱了起来。
安娜的声音不像王春燕那样充满活力,却有一种别样的、吸引人的气质。
“正当梨花开遍了天涯,河上飘着柔漫的轻纱,喀秋莎站在峻峭的岸上,歌声好似明媚的春光……”
安娜是用俄语唱的,但不知怎的,王春燕突然听懂了——她以前从未学过俄语,和安娜交流都是用汉语。
于是,王春燕也跟着唱起来。
在一个普普通通的夏夜,两个来自不同国家的女孩,用天真稚嫩的声音,唱了一首《喀秋莎》。这个旋律一直伴随她们成长,她们的手也始终紧握。

评论(3)
热度(6)
©奥克兰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