圈名温枝颂,混aph/mha/手写/欧美。
扩列私戳,自认为还比较好相处🍻
写字,偶尔写点东西。都很烂。
约字约文稿请私信!不是无偿!
有建议或意见请提出来!批评我也接受的!
(๑>ڡ<)
谢谢!💃

【红色无差】

「无敌ooc无敌垃圾 慎阅」

“我要走了。”
王耀轻轻地开口,声音向冷冷的空气中飘去。
布拉金斯基很清醒,但他现在宁愿自己像个彻夜不眠的酒鬼一样迷糊。各种莫名其妙的想法在他的大脑里横冲直撞,最后晃晃悠悠地结合在一起——让王耀留在我身边。
他很快发觉这想法自私的过头了。王耀去或留,和他——一个外人,又有什么关系呢?
“还回来吗?”布拉金斯基努力让声音听上去与平日无异。
“不清楚。”王耀低下头,搓搓手,呼出一口白雾,很快就散了。
他冷吗?布拉金斯基心里想着,不由自主地脱下身上的外套,给王耀披上。
中国人愣了下,面上现出苦笑,“你对我这么好,说实话,我都舍不得走。”
“那就不要走啊。”
“那不行啊,”王耀顿了顿,“我保证会回来的,保证。”
布拉金斯基笑了笑,“好啊,那你记着啊。要是你不回来,我在下面也要见到你。”
之后,又是一阵沉默。
终于,布拉金斯基先开了口:“走吧。”
王耀重复了一遍,“走吧。”
突然,王耀抱住布拉金斯基,踮起脚,重重地吻了布拉金斯基——同时,有液体从眼眶里流出来,只留下几道水迹,就消失在空气里——他们都知道的,这次去了,不可能回的来。那这句保证,有什么用呢?
雪又下起来了。

评论
热度(10)
©奥克兰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