圈名温枝颂,混aph/mha/手写/欧美。
扩列私戳,自认为还比较好相处🍻
写字,偶尔写点东西。都很烂。
约字约文稿请私信!不是无偿!
有建议或意见请提出来!批评我也接受的!
(๑>ڡ<)
谢谢!💃

【红色无差】求之不得

#红色无差,ooc严重,慎阅


求之不得?
是的。
布拉金斯基和王耀太熟了。好像熟到只能停滞在所谓“朋友”的关系上,想要再往下进一步发展,变得不太可能了。
在意识到这点之后,布拉金斯基频繁地创造和王耀独处的机会。他带他去看向日葵花田 带他去看大海,带他去看无垠的草原。他知道这是一场没有退路的赌局,周围人多多少少看出来布拉金斯基对王耀不像对朋友。在那期间,他总是观察王耀的眼睛,希望能从里面看出些爱的痕迹,即使只有一点,也说明他成功了。
布拉金斯基对王耀如此态度,王耀也不是没有感觉到。对王耀来说,他,其实也是爱着布拉金斯基的。并不是喜欢,而是爱。王耀之所以对布拉金斯基表现出来的爱意装作看不见,是因为他害怕。害怕他一旦和布拉金斯基发展成了恋人关系,布拉金斯基的家人、朋友,会齐齐站出来,先是痛诉他们的罪行,再把他们无情地拆散,永不相见。这种可能不是更可怕吗?王耀也不是没有想过其他办法,他曾问过布拉金斯基能不能搬去中国,但答案是绝对否定的。
但还是要试一试啊。王耀和布拉金斯基都这样想,但没有办法。
是在两年后,布拉金斯基的父亲突发车祸,当场死亡。
是的。他——伊万•布拉金斯基,已经没有任何亲人了。
王耀作为布拉金斯基好友,和他一起来到了葬礼上。看他着一身黑衣,铂金色的发被雨水打湿,双目失神,整个人与一具空壳无异。
在葬礼结束后,王耀和布拉金斯基一起回到了他父亲生前所住的屋子里。
布拉金斯基愣坐在那里,好半天才回过神来,也只是冲王耀无力地笑笑。
王耀亲了亲他的嘴角,额头相抵,“没关系。还有我呢。”
是啊,还有你呢。
求之不得?
现在不是了。

评论(2)
热度(17)
©奥克兰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