圈名温枝颂,混aph/mha/手写/欧美。
扩列私戳,自认为还比较好相处🍻
写字,偶尔写点东西。都很烂。
约字约文稿请私信!不是无偿!
有建议或意见请提出来!批评我也接受的!
(๑>ڡ<)
谢谢!💃

【红色无差】流夜

〔腊鸡文笔,玛丽苏〕
〔ooc到爆炸〕
〔标题和正文没有半毛钱关系〕

俄罗斯的夜晚在安静地流淌。
布拉金斯基现在正坐在某个公园的木椅上,他并不打算在这里坐一晚上。
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呢?布拉金斯基想。到底是什么时候,他对自己的同学——王耀,产生了不能公开的感情。这种感情像一束火把,迅速而猛烈地点燃了布拉金斯基心里存放已久的干草,这使得他做出了一些不受自己控制的事——比如刚才在没有人的教室里亲了王耀的嘴角。虽然只是嘴角。
他忍不住把身子往后靠到木椅上,双眼紧紧地闭上。这件事已经发生了,他还能做些什么?只能祈祷上帝,这件事除了他和王耀,再没有人知道了。
其实这件事的起因不过是一本练习册。也也许是布拉金斯基感情长久积累的结果。
在布拉金斯基来到公园的一个小时前,他正和王耀在教室里写作业。布拉金斯基不喜欢回家,当他看到空荡荡的房子,心里的厌恶便越烧越大。他不知道王耀是怎么想的,只知道他们都不喜欢回家。
他也许和我是同一类人。布拉金斯基曾这样想。
于是,于是。他开始刻意地关注王耀,关注他的一举一动。从王耀什么时候值日,到写字的姿势;从王耀回家的路,再到喜欢喝什么饮料。就这样,一直持续了一年多。他们都已经高二了。
在王耀教他一道题的时候,这位斯拉夫人突然有一股冲动。这种事有过很多次了,但这次好像和以前一样,又好像和以前不一样——布拉金斯基觉得王耀在等待什么。
看啊,王耀的声音放得很慢,中途看了布拉金斯基不只一眼,在布拉金斯基眼里,笑得好像比平日还要温柔些。
布拉金斯基觉得自己大脑开始混沌起来了。怎么一回事呢?他也不知道。
直到王耀轻轻拍了一下他的头,布拉金斯基方才回过神来,脸红红的看了眼王耀,很快低下头装作在认真地思考。
王耀笑了笑,“听懂了吗?”
布拉金斯基支支吾吾地应了一声,刚准备起身离开这个地方,就看见王耀走到他面前,俯下身子,上身半趴在桌子上,直勾勾地盯着布拉金斯基。斯拉夫人被吓了一跳,含糊地说了声谢谢,脸红得更厉害了。
不知怎的,王耀的双颊也开始泛红。
看着关注了一年多的人这样不发一语地看着自己,布拉金斯基心里不知是羞怯还是兴奋。
王耀眨了眨眼。布拉金斯基脑中猛地划过一道细线,代替了理智。他往前了点,嘴唇亲到了王耀的嘴角。
这个吻很轻,轻到算不上真真正正的吻,但是里面几乎倾注了布拉金斯基这一年多来所有藏在心里某个角落的爱意,在擦过去一瞬间,布拉金斯基心里既激动又恐惧,这使他没有选择加深,而是迅速离开。
布拉金斯基在离开王耀嘴角的一瞬间,几乎同时抓起了背后的书包,踉踉跄跄地跑了出去,顾不上散落在课桌上的作业和书本更不敢回头看一眼王耀。
已经是俄罗斯时间深夜十点了,布拉金斯基仍坐在公园那把木椅上。
哒哒的脚步声在夜里突兀地响起,布拉金斯基下意识地回头——是王耀。
天,我该怎么办啊。布拉金斯基有些绝望了,他动不了身子,只能干看着王耀离他越来越近,最后坐在他旁边,大口喘着气。
“怎么了?”布拉金斯基干巴巴地开口,声音干瘪无力,说出来的时候他心里不住地斥责自己。
王耀吐了吐舌头,“来找你啊,话说你坐在这里,可让我好找。”
布拉金斯基没话说了。他本来是想试探王耀对他刚才所作所为的态度,但这个回答实在让他无法猜测。
中国人长呼出一口气,视线一直没离开过旁边的俄罗斯人,眼神里满是温柔。
见着那边人迟迟没有反应,王耀只好做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他凑上去,亲了布拉金斯基的唇。这个吻比布拉金斯基的用力了些,像是个保证或证明,但同样是迅速离开了。
在一个俄罗斯寂静的夜里,有两个不同国家的年轻人互相确定了对方的爱——即使他们会听见无数的骂声,但只要回想起这个夜晚,就算是被强硬地摁进黑暗的铁棺里,他们的灵魂也会紧紧相拥。

评论(4)
热度(17)
©奥克兰
Powered by LOFTER